rss 推薦閱讀 wap

泗縣信息港,泗縣論壇,泗縣房產網,泗縣人生活網,泗縣綜合門戶網站!

熱門關鍵詞:  卡瘦  云南  as  自駕游  xxx
首頁 新聞聚焦 城市報道 理財投資 休閑娛樂 行業熱點 購物消費 旅游資訊 科技創新 商務營銷 微商創業

封面故事有多少城市在夜晚醒來

發布時間:2020-06-15 02:21:33 已有: 人閱讀

  時鐘指向20點35分,北京朝陽區大望橋下的交通依然緊張,汽車排著長隊等待綠燈,斑馬線上,行人和左轉車輛爭搶著道路。在東北角的華茂寫字樓下方,CBD著名商業綜合體新光天地(SKP)亮如白晝,時尚而夢幻。

  “SKP走高端路線,來購物和就餐的都是白領和老板,他們白天沒有時間,所以晚上來。”9月8日21點,商場總服務臺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每天20點至22點的兩個小時里,SKP的化妝品、時裝、奢侈品、餐飲業等銷售量,幾乎與白天一整天持平。

  不僅僅是SKP,也不僅僅是北京。剛剛過去的這個夏天,夜經濟的繁華景象,猶如熱帶氣旋席卷華夏大地。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已有北京、上海、天津、廣州等20多個中國主要城市的夜間消費占到全天消費額的一半,并仍在持續上升。這些城市的管理者們,及時捕捉到了這個拉動內需的大好時機,并紛紛出臺鼓勵支持夜經濟發展的政策措施,進一步推動相關業態與模式的發展和創新。

  關于夜經濟,有一種形容讓記者印象深刻:“當夜晚來臨,如果你認為城市該洗洗睡了,那你就out了。因為,越來越多的城市在夜晚醒來。”

  事實上,“夜間經濟”首次作為經濟學名詞出現,是在20世紀70年代的不列顛。當時英國為改善城市中心區夜晚“空巢”現象而提出這一名詞。英國的夜間經濟,通常指發生在當日18點到次日6點之間,以本地市民和外地游客為消費主體,以第三產業如休閑、旅游觀光、購物、健身、文化、餐飲等為主要形式的現代城市消費經濟。

  在夜經濟名詞的起源地英國首都倫敦,這個著名的博物館之城近年來逐漸向公眾開放夜間展覽。不少博物館實現晚間開放,每周五延長開放時間到22點。此外,倫敦大小博物館經常推出不同類型的晚間活動,以沙龍、展覽、講座的形式一展文化魅力。

  目前倫敦的11條地鐵線條已實現周末通宵運營,為夜間經濟消費者和從業者提供安全便捷的出行保障,通宵地鐵每年為倫敦經濟帶來7700萬英鎊的收益。

  此外,酒吧、飯店、音樂廳、劇院等夜間經濟元素遍布在倫敦的大街小巷,提供夜間服務。據統計,夜間經濟為倫敦提供了130萬個工作崗位,占全英國GDP的6%。倫敦市的夜間經濟收入達263億英鎊,預計到2030年將達300億英鎊。

  在英吉利海峽對面的法國,夜巴黎曾有享譽全球的華麗星空。20世紀的最初10年,巴黎北部的蒙馬特高地,每逢夜幕降臨,畢加索、雅各布、馬蒂斯等人便會光顧此地,談論藝術與創作。

  100多年后,大師雖已遠去,但蒙馬特高地的咖啡館、酒吧、餐館、紀念品商店依然燈火通明,人們席地而坐,欣賞街頭藝人的表演,俯瞰不一樣的巴黎,仿佛回到了那個繁花似錦的年代。

  事實上整個法蘭西都在被夜空點亮,里昂、馬賽……幾乎每座法國城市都定期舉辦具有地域特色的燈光秀,各類充滿創意的燈光裝飾遍布各個角落,動情地講述著城市的歷史經典故事,成為法國民眾娛樂休閑和世界各地游客了解法國風情的重要方式。

  除了燈光,法國多個景點還推出了絢麗的煙火秀,通過燈光、噴泉、音樂、煙花的巧妙融合,使游客感受不一樣的視聽盛宴。作為世界五大宮殿之一的凡爾賽宮就在暑期推出了大型噴泉、古典音樂及煙花表演等沉浸式游覽項目。

  而在大西洋彼岸的美國紐約,作為全球最具活力的經濟文化中心和以24小時地鐵著稱的“不夜城”,夜生活從文化切入,不論是傳統中心時代廣場和百老匯,還是年輕人聚集的東村和布魯克林,夜生活內容多元且充滿生命力。

  越夜越精彩的不只有上述這些老牌資本主義國家,翻開全世界的“夜市”版圖,從希臘圣托里尼到印尼巴厘島,從莫斯科紅場到東京新宿,從馬爾代夫到里約熱內盧的科帕卡巴納海灘——無論是喧囂的都市,還是休閑的海灘,夜色下的繁華正在點亮全球。

  新中國的夜間經濟自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起步,近年來,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大眾的夜生活越來越豐富,夜間消費的需求也水漲船高。

  以中國的一線年這三座城市的人均GDP都超過2萬美元,按照國際公認的發達國家人均GDP門檻2萬美元的標準,“北上廣”已達到發達國家水平,這也意味著中等收入人群已經大規模到來,他們的消費和能力直接體現在夜經濟中。

  8月27日,京東大數據研究院發布了《2019上半年互聯網夜經濟報告》,其中“京東到家”5至7月的夜間訂單量較去年增長高達60%,京東便利店夜間成交額同比增長40%。阿里巴巴集團近日發布的《阿里巴巴夜經濟報告》顯示,每天21點至22點是淘寶成交最高峰。

  此外,中國旅游研究院3月發布的《夜間旅游市場數據報告2019》,以及普華永道6月發布的《夜間經濟激活城市“FUN”生活》研究報告,在從夜間旅游、夜間生活、夜間線上或線下銷售報告等多個角度刻畫了夜間經濟發展的現狀后得出結論:夜經濟是一座城市乃至一個國家經濟的新興活力源。

  “從提升城市發展水平來看,夜經濟打造的亮麗風景線,不僅是一張嶄新名片,更能創造就業崗位、帶來產業發展機會;從拉動內需、促進消費角度來看,夜經濟不僅是城市消費的‘新藍海’,更為當前經濟發展注入了新動能。”8月28日,中央黨校文史部教授徐平向記者表示,中國的城市需要有新的消費點來擴大需求,夜經濟對支撐經濟增長速度而言,具有非常重要的促進作用。

  高校、科研單位和高新企業密集的北京市海淀區,今年提出,推動區屬圖書館、文化館、體育館、公園等文體旅游設施延長夜間開放時間,舉辦各類夜間活動,帶動一批文化沙龍、電影院、美術館、劇院、24小時閱讀空間發展。

  北京市政府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也已經提出,出臺繁榮夜間經濟促消費政策,鼓勵重點街區及商場、超市、便利店適當延長營業時間,如支持建設24小時便利店,深入推進“深夜食堂”發展等。

  在黃浦江畔,從今年5月開始,上海兩家具有悠久歷史文化的老牌影院——大光明電影院、國泰電影院率先行動,成為上海首批“24小時影院”。另據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戴斌介紹,上海18點以后的消費已達其日間消費的近二分之一。

  上海市有關部門今年出臺的《關于上海推動夜間經濟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出,“本市將打造一批地標性夜生活集聚區,引進培育沉浸式話劇、音樂劇、歌舞劇等夜間文化藝術項目,對深夜影院、深夜書店、音樂俱樂部、駐場秀等夜間文化娛樂業態秉持包容審慎態度,積極開發浦江夜游、博物館夜游等多元化都市夜游項目。”

  在南粵羊城,得益于氣候和消費習慣等原因,廣州夜間經濟起步較早,于1984年開市的西湖路燈光夜市就曾是中國內地第一個燈光夜市。時至今日,廣州已成為中國夜場電影日放映量超過1000場的三座城市之一,22點之后仍在運營的地鐵站點超過200個的三座城市之一。截至今年6月,廣州共有4447家品牌便利店,其中24小時便利店超過3191家,占比超過71%,位居全國前列。

  廣州市官方提出,至2022年,廣州力爭形成13個全國知名商圈和一批精品文化項目,夜間經濟集聚區達到30個,打造國際知名的“廣州之夜”品牌。

  跳出“北上廣”之外,中國更廣袤的還是二三線城市,在那里,夜經濟正日益呈現出地域特色和文化內涵。

  在網紅城市西安的這個夏天,深夜的大唐不夜城步行街依然人潮洶涌,人們在鱗次櫛比的仿唐建筑群里,欣賞著或古老、或現代的演出,仿佛穿越回到那個燦爛奪目的盛唐長安。而在咫尺之遙的曲江創意谷,融匯了深夜食堂、藝術燈光節、潮流音樂節、廣場啤酒節、迷宮噴泉、文創市集等互動娛樂活動的“24小時”生活圈好玩、好吃、好逛,備受游客和本地市民青睞。

  在新疆,今年8月以來,位于首府烏魯木齊的新疆國際大巴扎夜市迅速成為人氣最旺的“深夜食堂”,民族風情的特色餐飲、手工藝品和文藝演出吸引了全國各地的游客,日均客流量突破20萬人次。

  數據顯示,以服務消費為主要內容的夜經濟在城市GDP中所占比重不斷加大,發展迅猛。在微觀層面,我國夜間經濟已由曾經簡單的“夜市”發展為包含“食、游、購、娛、體、展、演”等多元形式的夜間消費市場,人們的夜間生活有了全新的“打開方式”。

  智聯招聘與美團點評日前聯合發布《2019年中國白領夜間消費調研報告》,該報告從6895份調研樣本中分析得出,隨著近幾年夜間娛樂項目的升級,白領們的活動已經不再只是吃飯泡吧,有潛力的新興項目正在不斷衍生。其中,有54.4%的白領看好獨立電影院項目,52.7%的白領則看好深夜食堂和私廚。夜間展覽、桌游、密室逃脫等項目也成為消費者想要體驗的消費場景。

  這份報告還顯示,四成白領一天中的主要消費時間在夜晚,這給“夜間經濟”帶來了更多的發展機遇和市場潛力。另據普華永道發布的《夜間經濟激活城市“FUN”生活》研究報告披露,夜間經濟的核心消費群體較為年輕,以20至39歲人群為主,他們的夜間消費能力與40歲及以上的消費者持平,但頻次更高,超過60%每周進行夜間消費。

  而年輕白領作為主力群體也為夜間消費市場刮來了新風。演員濮存昕最近也發現,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在夜晚走進劇場,把欣賞高雅節目作為一種生活習慣。“夜晚不只有吃吃喝喝,文化的點綴能讓城市夜生活更有品位。”

  從更深層次看,和過去相比,當前的夜經濟是一種多業態融合的復合型經濟。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王蘊認為:一是線上線下融合。線上不打烊,線下更多體驗式活動配合線上成為夜經濟的一大新特點。二是不同業態之間的混搭。如“購物+休閑娛樂”“購物+體育”等,商旅文各種業態的綜合發展,更好地滿足消費者對多種夜間消費體驗的需求。

  值得一提的是,當前中國夜經濟的版圖中,最活躍的卻并非“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國家信息中心最新發布的《中國居民消費大數據分析報告》顯示,在夜經濟活躍度方面,沈陽排名第一,其次為武漢和重慶。這份報告集合了線上消費訂單數據、線下商圈消費數據、社會信用數據、消費統計數據、輿情數據等指標后得出了上述結論。

  除了催生出一張張新的城市名片和打卡地標外,熱氣騰騰的夜經濟背后,一個逐漸壯大的“夜光族”群體也已成規模。他們當中有“白天努力賺、夜晚努力花”的消費者,也有深夜提供餐飲、娛樂、配送、代駕等服務的廚師、網店主、外賣小哥、司機等。他們通過彈性作息、錯峰值守、共享經濟,將一個個手機屏幕里的訴求變為真金白銀的服務和交易。

  “無論是消費者還是服務者,他們共同成為充滿活力的國內消費市場的創造者。”徐平表示,“當然,他們也是夜經濟的受益者。”

  據統計,2018年中國旅游總收入已接近6萬億元,但這些消費大部分仍發生在白天,晚間只有住宿和部分娛樂消費。“18點至22點是夜間消費的黃金4小時,如果將這個時間段的旅游資源進一步開發出來,按照10%的增量計算,全國每年就將增加約6000億元的旅游收入。”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戴斌說。

  理想和現實間還有不小的差距。多位受訪業內人士表示,目前我國城市夜間經濟多以餐飲、購物等消費為主,企業相關投資、產品和服務供給數量及盈利水平等仍較白天有很大差距,需要政策引導和扶持。

  中國旅游研究院的一項調查顯示,我國近八成旅游企業夜游產品投資規模不足20%;參與調研的657家旅游企業中,72.99%的旅游企業提供的夜游產品品類在30%以下,79.24%的旅游企業夜游產品收入不足30%,夜游產品供給在數量和質量上仍有較大提升空間。

  基于此,不同于20年前以餐飲為主的“夜市”,當前中國發展的夜經濟需要將休閑與美食、文化、旅游有機融合,打造多種體驗場景,實現消費“再升級”。

  “夜間消費供給結構還需進一步優化,順應消費者由商品消費向服務消費升級的趨勢。”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國際貿易研究部主任趙萍說。

  此外,當前中國城市發展夜經濟的一個普遍性命題是,伴隨著過去幾十年城市化的提速和城市版圖的不斷擴張,老的城市商業中心面臨下班后缺乏人氣與活力的困境。“要吸引人、留住人,實現城市發展的‘再中心化’,就要從供給側發力,做好制度性和政策性安排,提升服務品質。”徐平對記者表示。

  多地出臺的夜經濟扶持舉措已經做出了上述注腳。以“北上廣”為例,北京提出鼓勵有條件的博物館、美術館延長開放時間,并對3000座以下的演出場所的營業性演出給予一定比例的低票價補貼;上海允許有條件的酒吧街開展有規范的“外擺位”試點,嘗試建設分時制步行街;廣州引進海內外一流創意團隊,圍繞“千年商都”“嶺南文化”“都市文化”等資源,策劃一批具廣州特色的夜間文化旅游集聚區。

  一個必須正視的現實是,不同城市夜經濟的發展階段是不同的,決策者應該“量體裁衣”。廣州市發改委服務業處處長尹志新表示,北方城市是要把夜經濟做起來,而對廣州、長沙等南方城市來說,夜經濟已經很繁榮,下一步要做的是從供給側發力,為百姓提供更豐富的消費內容。

  作為一項新經濟模式,夜經濟在其發展壯大中,市場和行政的邊界在哪里?在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院原副院長周天勇看來,夜經濟是一種社會自然形成的形態,而不是說發展就能發展。它取決于這個地方的市場活力、人口流入流出、年輕人多寡、老齡化程度等等。

  “簡而言之,就是有無社會需求和市場需求。如果沒有社會需求,或者社會需求沒那么迫切的話,只搞一些亮化工程,也發展不了夜經濟。夜經濟的發展應當是市場需求在哪兒,政府就放開哪兒,讓他們自然地競爭,而不是行政力量說了算。”周天勇如是說。

  上海浦江游覽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洪朝輝的感受佐證了這一點。據他介紹,黃浦江夜游十分火爆,企業一直想發展水岸聯動、日夜對接的游船經濟,但涉及商務、文旅、交通、環境、市場監管等諸多管理部門,他希望政府加大“放管服”力度,為企業發展夜經濟提供便利。

  在新興業態的萌芽和起步時期,政府的包容彌足珍貴。周天勇認為,夜經濟更多地需要小巷、小店、小街區、小社區,相應地需要微創業、微社區、微就業。“一條筆直的大街、一個大超市,其形成夜經濟的可能性不大。你必須還得找個喝茶、看書的地方,但這些都很微小。”周天勇說,“這些小店的建設和布局上,還需創業者發揮主觀能動性,政府對此一定要寬容,允許人們利用自己的地點、位置以及優勢去創業。”

  比如夜晚消費后產生的垃圾問題,周天勇坦言,需要夜經濟的創業者們要做好垃圾處理,但是政府在垃圾的收集、轉運、清理等工作上,也要做好配套服務。

  夜經濟,究其實質,是夜間商業活動對當地經濟的貢獻。這不僅關乎民營企業尤其是小微企業的生存和發展,也關乎就業,關乎城市管理水平。從表象來看,越來越多的中國城市在夜晚“醒來”,這拉動了內需,活躍了市場,促進了繁榮。從根本上說,夜經濟也折射出國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生活方式的轉變。(美編 劉曉瑩 責編 呂斌)

最火資訊

首頁 | 新聞聚焦 | 城市報道 | 理財投資 | 休閑娛樂 | 行業熱點 | 購物消費 | 旅游資訊 | 科技創新 | 商務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0 泗縣信息港 www.663107.tw 版權所有 業務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3004639號

電腦版 | wap

久联优配